阅读记录

第 21 章 (第1/4页)

第 21 章

杨舒还没完全考虑好, 被他一问,神色稍怔。

他大掌温热, 握着她手腕的力道不轻不重, 触感却微妙。

杨舒不自在地慢慢把手腕从他掌中抽离,抿了下唇,垂下眼睑:“我还没考虑好。”

姜沛指间一松, 手收回来:“说好今天给我答复的, 怎么还没想好?”

不过没有直接果断拒绝,此时对姜沛来说便是一个很好的结果了, 他停顿片刻, “有顾虑?”

杨舒支吾了一下, 理直气壮道:“我是答应今天答复你, 可今天不是才刚开始吗, 我就不能再考虑考虑?”

姜沛凝着她姣好的侧颜, 须臾浅笑了声:“也是,毕竟答应了你随时面临会爱上我的风险,确实不能草率。不着急, 你慢慢考虑。”

杨舒被激得想怼他两句, 还未张口, 他把几颗大蒜放在她手上:“还有两个菜要炒, 你要没什么事的话, 留下来帮我剥一下?”

杨舒原本不太想跟他共处一室,但想到饭都是姜沛做的, 她帮点小忙无可厚非, 便接过来给那几颗大蒜剥皮。

不料这蒜有些难剥, 就跟粘在上面似的,每次只能抠下来一点点, 力道稍一不慎,指甲还会刮破里面白嫩的蒜仁。

好不容易剥好一颗,晶莹如玉的蒜瓣上还残留着她指甲的掐痕,样子丑极了。

杨舒不太确定地摊开掌心给他看:“剥成这样可以吗?”

姜沛手里青菜都切好了,扭头发现她居然只剥了一颗,还被她掐成那个丑样子。

他无语地接过来,有些好笑:“看着挺精明的小姑娘,怎么连个蒜都不会剥?笨死了。”

被嫌弃,杨舒当即有些不满,给自己找借口:“明明是你这蒜品种有问题,有的就很好剥。”

“不信你自己剥一个试试。”她把其余没剥的递过去,心中笃定,他肯定也剥不好。

姜沛看她一眼,全部接过来,放在案板上用刀面啪啪拍了两下。

蒜瓣被拍得全部裂开,姜沛捻起一颗,三两下剥掉,递过去:“这不好了么?”

杨舒愣愣地看着,反驳他:“你这都把蒜拍烂了。”

姜沛看她一眼,觉得她逻辑有些好笑:“一会儿还是要剁碎的,拍烂有什么关系,好剥不就行了?”

“……”他这么说,好像是有点道理。

杨舒红唇轻抿着,一时间有些接不上话。

她平时一个人很少做饭,主要是在外面吃,或者叫外卖。

偶尔心血来潮做一次菜,她都是捡那种好剥皮的蒜用,不好剥的直接丢掉。

从来没人告诉她大蒜要这样剥,她哪知道?

姜沛看着她呆木的反应,半调侃地道:“千金大小姐,平时不干这种事?”

杨舒眸中一闪而逝的复杂。

如果她以前跟着谄媚的父亲住进大别墅,能算是千金大小姐的话,那她就姑且算是吧。

在那里她确实不用做饭,明面上他们一口一个舒小姐叫得亲热。

到了背地里,连洒扫的阿姨也不屑她。

一个靠谄媚与奉承勾搭家里的女主人,以求得到财富和满足的父亲,女儿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一对父女,两个寄生虫。

她最后的傲骨,大概就是努力学摄影,赚到钱后,把在那边花费过的一切开销,连本带利地还了回去。

“是啊,金尊玉贵,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大小姐。”

杨舒摊开掌心,一脸傲娇地道,“你看我这双纤纤玉手,像是随便给人做饭的吗?”

她举过来的十指纤细白嫩,如精雕玉琢而成,指甲盖上涂着艳红的指甲油,圆润饱满,闪着些微光泽。

姜沛顺势凝向她那张脸,她挑着眉,笑容恣意,眼角眉梢处流露万种风情。

然而那双瞳色细看却幽深,像夜幕下广袤无垠的海,寂静,沉闷,不见半点星芒。

她轻松的语调,怡然的神态,以及眼眸最深处那份欲说还休的孤寂,凑在一起像个难解的谜题。

姜沛把其余的蒜放她手心:“现在,请用你这双不沾阳春水的纤纤玉手,把蒜给我剥好了。”

杨舒撇撇嘴,心不甘情不愿地接过来。

被姜沛拿刀暴力拍烂的蒜好剥多了,三两下剥得干干净净。

拿去水池边清洗一下,放在案板上,她嗅了嗅自己的手指,全是大蒜味儿:“这是对我这双手的亵渎,现在它都不干净了。”

姜沛觑她一眼,哂笑着给出两个字的评价:“矫情。”

把那些剥好的蒜剁成蒜末,他道,“行了,自己外边玩儿去吧。”

杨舒第三次挤了点洗手液把手上搓成泡沫,虚情假意地客套:“我什么都不干,在你家又吃又睡的多不好?实在过意不去。”

打开水龙头,把手上的泡沫冲洗干净,又放在鼻端闻了闻,好像没有味道了。

上一章   |   下一页   |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 华娱之神豪系统 游戏修仙十亿年,具现后成大帝! 穿书假千金求下线 都市狂龙医仙 京都泡沫时代:从变卖亿万家产开始 从好声音导师开局 天才反派他妈靠美食在娃综杀疯了 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 大唐皇太孙:开局屠了天策上将府 蜜婚情深:战少的心尖宠 天医仙尊在都市 佛系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苟在神诡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