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Chapter8 (第1/10页)

她一次次告诉自己,这世界如此冰冷,没有人可以相信,没有人可以依赖……

意大利。

西西里岛。

会议的气氛紧绷而充满火药味,历经四个多小时的谈判,原本暴怒如雷的马里奥终于满意了下来,跟随他来的*个意大利大汉也终于不再怒目而视,拿枪指向越璨的脑袋。

不远处是海滨。

海鸟声声。

露台上,马里奥开了瓶威士忌,与越璨举杯同饮,两人回忆起多年前相遇的美好往事。

这时,谢沣神色匆匆地走过来,俯身在越璨耳边低语几句。酒杯跌碎在地上,越璨面色大变,霍然起身,一时间惊惶不成人色,如受重创。

一夜之间风云突变!

乔治直到现在还难以置信,简直如黑道电影一般,居然会有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发生!他以为,森明美与叶小姐之间的比拼,只是在T台,在时尚圈,万万没想到森明美竟然如此丧心病狂!

昨天晚上,森明美竟然将叶小姐骗去银座的MK旗舰店,不仅找人火烧店铺,而且丧心病狂到想要杀害叶小姐!如果不是二少及时赶来相救,此时正在医院被抢救的就是叶小姐了!并且昨晚那几个将他的车强行堵截的彪形大汉,警察告知他,也同样是森明美派来的。

乔治觉得无比后怕。

如果不是二少身边的谢平带人及时赶到,将那几个彪形大汉打走,天知道会发生什么。当时那几个彪形大汉已经从他的后备箱把叶小姐的那两箱参赛作品抢了过去,万一像火烧店铺一样,将两箱参赛作品付之一炬,他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现在,警察已经搜出了森明美伪造的叶小姐遗书,将烧店和劫车的那批流氓全都抓获,证据确凿,森明美已经被警局关押。舆论自然又是掀起一阵惊涛骇浪,民众们的惊骇之情难以言表,记者们蹲守在正在抢救谢越瑄和叶婴的医院前,蹲守在关押森明美的警局前,以及纷纷猜测叶婴还会不会参加明晚的亚洲高级女装总决赛之夜!

从黑夜到白天。

在医院里,中弹负伤的越瑄先是接受了足足四个小时的抢救手术,中间几度危急,医生让通知家属签病危通知单时,谢浦与谢平焦急地商议要不要告诉已经远去瑞士的谢华菱,又怕谢华菱的心脏无法承受这个打击。

叶婴默默接过病危通知单,签上自己的名字。

“叶小姐,请你离开!”

谢平再也克制不住对她的反感,他黑着脸,铁塔般的身影矗在她的面前,阻挡她望向手术室的视线。

“你这是什么态度?!二少受伤,叶小姐心里也很难过!罪魁祸首是森明美,关叶小姐什么事!”乔治从警局录完笔录后匆匆赶来,他对谢平的态度很不满。虽然是谢平带人保住了那两箱参赛作品,是谢浦带人赶到银座MK与森明美派来放火的那些人搏斗,为消防车的到来争取了时间,可是此刻谢平这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把所有的罪过都算在了叶小姐头上。

“够了,都别说了!”

谢浦皱眉,他将谢平拉开,看向面色苍白的叶婴,说:“叶小姐,您先休息一下。”

“……”

脑中涨裂般的痛,叶婴木然地望了眼谢浦,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中坐下。“手术中”的红灯始终亮着,时间如煎熬般,一分一秒,嘀嗒嘀嗒地流逝。

走廊的玻璃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又飘起了雪,一片一片的雪花。今年冬天的雪格外多,也格外冷。一夜之间,大雪再一次将整个世界变成白色皑皑。

坐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叶婴恍惚地想到,上一次见到越瑄也是在这家医院,也是在医院的长廊,她也是坐在靠墙的长椅。那一次,越瑄的轮椅缓缓从她面前驶过,她甚至连一眼都没有看他。

她颤抖着闭上眼睛,她的身体也渐渐颤抖。她一次次告诉自己,这世界如此冰冷,没有人可以相信,没有人可以依赖,然而,那在危险中一次次将她保护,车祸中将她护在身下,浓烟弥漫中为她挡住子弹的……那个人……

将脸埋进双手,她蜷缩在长椅上,身体一阵阵战栗,她突然无比害怕这个世界,害怕这个世界的残酷,害怕当“手术中”的红灯灭掉,医生们告诉她……

“出来了!”

手术灯灭掉,潘亭亭紧张地低喊。她是跟乔治一起从警局过来的,然后一直陪着叶婴,但她怀疑叶婴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此刻的叶婴完全不似平日那个淡定冷静的叶婴,而是恍惚战栗得将自己厚厚封起来。

病床被推出来。

那雪白的薄被下越瑄苍白失血,他仿佛在沉沉地睡着,一动不动,连睫毛些微的颤动也没有。脑中轰然,胸口的窒息感令叶婴的眼前阵阵发黑,她颤抖着碰向他的手指,如此冰冷,冰冷得就像已经没有生命。

……耳边是嗡嗡的声音,她试图去听,声音越来越大,直到有人晃动她的肩膀,她才突然明白他还活着,没有死,他还活着!

VIP重症监护室。

嘀……嘀…

上一章   |   下一页   |   章节目录
最新小说: 武则天4:从三岁到八十二岁 生而有罪:纳粹子女访谈录 察举制度变迁史稿 金瓯缺 秦谜:重新发现秦始皇 缇萦 玉垒浮云 战争魔术师 清朝的皇帝 宋慈大传 知日!知日!这次彻底了解日本01 知日!知日!这次彻底了解日本02 知日!知日!这次彻底了解日本03 知日!知日!这次彻底了解日本04 洪业:清朝开国史 曾文正公全集 当历史可以观看 长安十二时辰(上下册) 新宋·权柄 新宋·燕云